“叔叔,肯定不一样。”小糖宝语气无奈的说道:“我们家当初霉运不断,越过越穷。”

“我听说,我娘生我的时候,家里连一个鸡蛋,一两白面都没有。”

“我娘吃个鸡蛋,喝碗疙瘩汤,都要去别人家借……”

天熙帝听了小糖宝的话,却是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这一点也象,京城的苏家,这几年亦是霉运不断,有大夏将倾之迹。”

小糖宝,“……”

感觉京城的那个什么百年望族,要凉凉。

皇上都这样说了,怕是不凉也得凉。

回头得向自己老爹,打听一下自家的祖宗八代了。

千万别和自家有什么关系!

免得被拖累!

“果然,天下没有女人不行!”小糖宝嫩声嫩气的感叹道:“就连这种百年望族,几代没有闺女,也会凋零。”

小糖宝挑明了,女人的重要性。

其实,她很想呼吁一下女权什么的。

不过,想到面前的是皇上。

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自己还是隐喻一下算了。

否则的话,就是作死。

天熙帝听了小糖宝的话,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小糖宝见状,暗自欣喜。

天熙帝挖了半夜的坑,什么都没有挖到。

终于放弃了。

“好了,天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儿去睡吧。”天熙帝说道。

“爹,孩儿伺候您洗漱。”轩辕谨站起身说道。

“叔叔,还有我。”小糖宝也很殷勤的道:“我也可以给叔叔通头发。”

皇上的马屁还是要拍的。

别的干不了,拿着梳子做做样子还是可以的。

天熙帝听了两个孩子的话,心里很是高兴。

已经见过儿子伺候小糖宝洗漱了,天熙帝也不怀疑儿子的动手能力了。

不得不说,被儿子伺候的感觉,还是很让人上瘾的。

寝室的隔间里是浴房。

很快,王忠就让人把浴桶里倒满了温水。

“爹,孩儿给您搓背。”轩辕谨说道。

“好。”天熙帝一脸微笑,非常的满意。

自己的儿子,不能只伺候别人家的闺女,不伺候他这个父皇!

“爹,这么大劲儿,可以吗?”

“再大点儿。”

“哦,这样呢?”

“嗯,不错……”

王忠拿着干净的帕子站在旁边,见状眼圈立刻红了。

这种如同普通人家父子间的父慈子孝,真是太让他感动了。

这才是父子!

以后,皇上肯定会更加疼爱小主子的。

只是不知道,皇上这次,会不会带着小主子一起回京?

不过,小主子若是回京了,糖宝咋办?

唉!要是能把小糖宝,一起带回京城就好了。

王忠心里各种念头,飞快的转着。

天熙帝在浴房里,高兴的享受着儿子的伺候。

小糖宝在外间,拿着梳子琢磨——

今天晚上,皇上把自己留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自己在大宅子里不回去,爹娘放心吗?

怕是一晚上都睡不着觉吧?

事实证明,苏老头和苏老太太不但不放心,苏老头甚至来了大宅子,讨了个房间住下了。

当然了,小糖宝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