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温念歌一直喜欢的都是顾子昂,怎么会当众向墨战霆表白?老爷,她这么一闹,沐雪嫁入墨家的可能性岂不是少之又少?”

台下,温念歌的后妈耐不住淡定,满脸急色的抓住温富成的手:“老爷,温念歌从小就跟我们不对付,嫁入墨家怎么可能利用墨家这么好的资源帮扶温家?沐雪就不一样了,她从小就孝顺我们,要是成了墨太太,我们温家在京城立足可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温富成阴着一张脸,眼神中满是阴鸷:“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要是知道怎么回事,不早就把沐雪送到墨战霆的身边了,还能轮到温念歌这个逆女?!”

他长舒一口气:“眼下也只能将计就计,反正温念歌这个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当众表白也许是为了更快逃脱墨战霆的暂缓之际。”

罗梅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她眼珠子狡黠的转着:“老爷,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么?你也知道,沐雪这孩子打小就一根筋,她喜欢墨战霆,是谁也改变不了的,现在墨总被温念歌给抢走了,我真不敢像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罗梅本想让温富成出出主意,或者就算墨战霆和温念歌已经结为夫妻,但私下动动手脚,让墨战霆和温沐雪生米煮成了熟饭,提前一步给墨家生个孩子,到时候温沐雪依然是墨家太太。

然而这句话,却是刺激到向来小心谨慎的温富成,他压着声音斥责:“墨总和温念歌现在已经结婚了,我劝你们娘俩不要试图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墨战霆的手段不是你我能够想象,更不是可以承受的,你们作茧自缚也就罢了,到时候要是连累到一整个温家的话,别怪我对你们娘俩不客气!”

被责骂一顿的罗梅不敢过分,她转过头,胃里一顿翻滚,起身冲向卫生间。

温沐雪正好从厕所出来,她张嘴就吐苦水:“妈,刚才的事情你看到了,温念歌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当着顾子昂的面对墨战霆表白,妈,你说我还有机会么?你可千万不能让温念歌这个贱人得逞啊!”

罗梅脸色煞白,刚准备说话,又是一阵恶心感袭来,她趴在面池边上呕吐:“呕……你手里不是有温念歌和顾子昂在一起的亲密照片和视频,既然一回不得逞,你大可以亲手交给墨战霆!墨战霆这种男人要是知道温念歌给他戴绿帽子,她还怎么在墨家待下去?呕——”

温沐雪一点都没听进去罗梅后面说的话,她看着哇哇呕吐的罗梅,不知所措:“妈,你这个样子,该不是有了?”

“爸他上半年一直都在跑公司的业务,还有两个月不在家,你怎么会有……不对!孩子不是爸爸的,是谁的?!你怎么能这么做——”

罗梅紧紧抓住温沐雪的肩膀,放低了声音:“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你只需要记住,如果我因为这件事情被你爸爸赶出温家,你也不会好过!”

……

晚上刚回到房间,手机就不停在响。

隔着来电显示跳跃的“子昂哥哥”四个大字,温念歌都能感觉到顾子昂此时有多焦急!

一想起前世自己被顾子昂和温沐雪联手害得家破人亡,就连孩子都被……她就想把这种痛苦让这对白莲贱男好好尝尝!

本来的顾子昂,就连给墨战霆提鞋都不配,可前一世她却惨遭这对白莲和贱男利用,把墨战霆害成那个样子……

现在她带着记忆重活一世,当然不可能再重蹈覆辙!她此举打乱了顾子昂和温沐雪的计划,他估计现在正在心里算计着等把温家和墨氏集团都掌握在手里之后,怎么找她算账吧?

温念歌不屑的笑笑,把手机扔到一边,转身去了浴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