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温念歌只顾抗拒这男人,竟半点没察觉到原来摘掉有色眼镜下的墨战霆如此上头!

她上一世怎么就没半点紧张感,像这种男人,在外面有多少身材颜值都一等一的女人眼巴巴的把墨战霆视作终极猎物?

正在等墨战霆结束用餐,去公司的郑闲,再次惊恐的瞪大双眼。

他感觉昨晚在书房,温念歌对墨战霆撒娇就已经算是终极惊悚场面了,没想到第二天直接来了个2.0版!

疯了吧?这还是之前那个动不动就拿命要挟墨战霆的温家小姐么?!

正常的温念歌,应该是趁着墨战霆在家的时候,挑各种各样价值连城的东西砸,示威抗议才对啊!

价值百万的古董字画,绝迹的名家手稿,还有各种全球限量的千万,乃至上亿的神车,在温念歌的眼里都贱若蝼蚁,二话不说就砸个稀碎!

温念歌原先砸的每一样东西,都是郑闲打十辈子工都挣不来的,所以他每每看着温念歌作践这些砸了就再也没有的绝迹,他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偏偏墨战霆这个做主人的面不改色,好像只要温念歌不弄伤自己,就算把整个御龙湾放把火点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每天跟在墨战霆身边,见识过各种各样试图成为墨战霆的女人,郑闲心里也是替墨战霆不公!为什么墨战霆这种优秀成功到全球屈指可数的男人,非死磕温念歌这一个女人?

他寻思温念歌漂亮归漂亮,而且还是整个京城没人能超越她的那种漂亮,可是墨总,也断然不是外貌协会的。可……为什么偏偏就死认定温念歌这么不识好歹的泼妇了呢?

墨战霆直接横腰把温念歌抱来,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面前摆满各种琳琅满目的中西式早点:“不小心就不小心,只是担心你摔下楼梯受伤,又没有要训你的意思……而且从来也不知道,你嘴还会这么甜。”

温念歌托着小脸,在墨战霆的身边腻歪,一点都不避讳这里还有外人:“嘴甜不甜你还不知道么?你又不是没尝过……”墨战霆正给温念歌剥鸡蛋的手,愣怔的顿住。虽然墨战霆情绪从不表露在脸上,但此刻还是依稀能从他的脸上看到满满的错愕和吃惊。

看到墨战霆和温念歌这么恩爱,家里的女佣和厨娘也都一个个高兴的跟过年似的:“夫人,这满满一桌可都是先生让我们专门按照您的口味,为您准备的!先生一个小时喝了三杯咖啡,就是为了和您一起吃才等到现在!”

温念歌在御龙湾作天作地的时候,家里的保姆几乎是一天换一批,能留到现在的都是心理素质极强的人。看到温念歌现在真的有和墨战霆好好过日子的势头,她们心里也叹终于等到这一天!

墨战霆这时眼神看向说话的厨娘,虽是严肃,可没有半分责怪之意:“多嘴。”

厨娘还是一脸的笑呵呵,呲的满嘴大牙都笑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