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是温小姐吧?”

温念歌刚把车停好,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男生就急忙迎了过来:“嗯。”

“太好了,您的朋友昨天在我们酒吧喝了整夜的酒,我打扫发现他的时候,发现怎么都叫不醒,然后从他手机里找到您的电话,实在不好意思。”

男生态度很好,温念歌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事实上她没心思考虑这么多。

因为刚才挂了和墨战霆的通话之后,她心跳的频率一直都很不寻常,越来越慌,越来越慌。

她只想赶紧把顾子昂带走,然后赶紧飞奔到墨战霆身边才能够安心!

由于这个时间点夜总会已经闭店了,到处都安静的很,直到推开包厢的门后,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

温念歌昨天才喝过酒,今天早上喝了兰姨熬得粥才舒服了一些,这会儿闻到这股味,差点让温念歌的胃也有了反应。

“先生,先生醒醒,你的朋友来接你了。”

顾子昂人事不省的睡在地上,手里抓着还剩一半的红酒瓶,本来清秀的脸现在被酒熏的通红,完全没有了温念歌印象里,谦谦君子的形象。

害!这一切全是假象,要不是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肯定还会被这人渣继续欺骗下去,被他啃的体无完肤才肯罢休!

顾子昂惺忪的眼皮动了动,半天艰难的才挪到站在不远处,冷冷漠视着他的温念歌身上。

“歌儿,歌儿你终于肯来看我了……我好想你,从昨天开始,我的脑子里都是你,歌儿,我没你真的不能活……”

“敢情,你是从昨天脑子里才有我的呀,那之前呢?都是欺骗我,利用我的对么?”温念歌不怒反笑,她看着此情此景,怎么都无法和前世,在她面前那个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顾子昂联系在一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