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幼儿园有小朋友中毒死亡事,网上出了报道。

但是,楚沛言下令,只准报道中模糊的报道死了一个三岁女童,其他的一改不准说。

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凶手以为,自己得逞了。

赵清歌平复下心情,脸上佯装出好奇的模样:“厉先生是因为觉得厉夫人回来了,所以才那么高兴?”

楚雁声拍拍自己脑门。

“哎,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对外乱说知道吗?”

赵清歌掩唇轻笑:“楚少对我还不放心吗,我不是那种长舌的人,既然已经说了,能再详细一点吗?”

楚雁声心想反正都说了,而且他认为赵清歌也没什么危险性,便详细说了情况。

“我也不知道我哥为什么那么笃定,觉得她一定回来了,难道祭拜的就不能别人了吗?”

赵清歌咬破舌尖。

口腔里全都是血腥味。

心目中的恨意让她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厉卿川一定是通过祭品和花判断出是宋锦书。

那个贱人......当真是好手段。

不早不晚,偏偏赶在厉卿川去的前一刻去祭拜。

她一定是故意的。

赵清歌心中不管如何咒骂宋锦书,可脸上却还挂着温婉的微笑。

“不管是不是真的回来,这都是一件好事啊,至少......能让厉先生心情好不是吗?”

“倒也是......可是我哥现在的情况?”

“我趁他昏迷去给他针灸一下,等他醒了,你们千万不要告诉他。”

“辛苦赵医生了。”

“这算什么辛苦,都是我应该做的。”

赵清歌站在病床前,贪婪迷恋的看着厉卿川。

这个男人,真的惊艳了她一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