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和什么有关系啊?”

“啊......这个......”

赵清歌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既然不方便说,那我就不问了,楚少,我刚刚给厉先生诊脉,发现他脉象极混乱,这是发病时的脉象啊,厉先生今日有什么不对吗?”

楚雁声摇头:“没有啊,今天很正常啊,啊,不对,除了发烧其他都很正常,而且心情挺好。”

“心情好?”赵清歌愈发惊讶了。

她可以确定,厉卿川的确是发病了。

而且应该是很严重才是,如果是按照平常,他早发疯了,为什么现在还能这么正常?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她给厉卿川开的药,都是削减了关键用药的,他不可能一下子就好。

楚雁声点头:“对啊,心情难得的好!”

赵清歌心中惊讶。

能让厉卿川心情好的事情,一定和宋锦书有关。

她一定要弄清楚怎么回事。

对付楚雁声,赵清歌已经有了经验,知道该如何套话。

她一脸严肃,问:“那也不对,厉先生现在的脉象非常混乱,按照我的判断,他绝对发病了,而且非常严重才是。”

楚雁声惊讶:“真的吗?可是我看他一路都很正常啊,来医院的路上我们俩聊天,他思路还非常清晰,完全没有要发疯意思。”

“是啊,这才是我最担心,我怕厉先生的病情出现了什么变异,如果是那样话,情况可能更严重!”

“可是......”

“楚少,你想想,发病是时候,你能看到症状,和你看不到症状,哪个更可怕?”

楚雁声这点倒是能明白。

“看不到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啊,他什么时候发病我们都不知道的话,等真正出事,就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