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婉莹也不是真的要卖关子,只是斟酌了一下:“我从小跟着祖父学中医,不说全部精通,自认也学了几分本事回来,却独最近感觉学的一点儿用处没有。”

“我竟然从你身上看不出任何问题。”

冯淑华淡然的笑着:“身体本来就没有毛病,年纪大了是该走的时候。”

杜婉莹摇头:“我觉得还是我才疏学浅,让我给号号脉。”

冯淑华这次没有拒绝,伸手递到杜婉莹面前,大宝立马紧张的挺直小身板,嘴里还塞着米饭瞪眼看着杜婉莹。

连许卿都跟着紧张起来,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的看过去。

气氛瞬间沉寂下去,只有小宝吧嗒吧嗒嚼着鸡肉的声音。

片刻过后,杜婉莹收回手,一脸凝重眼中也全是困惑:“这次确实是没有问题了。”

可心里又不踏实,这次看冯淑华确实比上次身体好了很多,不管面相还是脉搏都是健康老人的标准。

扭头问叶楠:“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楠也不瞒着:“虽然在治病上,我们看似大同小异,只是我们苗家用药更狠一些,在针灸上也是同样,中医不敢乱动的穴位,我们偏偏敢赌一把。”

记住网址

杜婉莹想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而眼前的叶楠和冯淑华,远比她想的还要厉害,又看了看给小宝插嘴的许卿:“难怪说学无止境呢,看来以后我也要多跟你们学习学习,对了,卿卿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学习中医?”

许卿欣然同意:“我肯定愿意,就是怕太麻烦杜老师。”

杜婉莹摆摆手:“难得遇见投缘和有天赋的,你奶奶和母亲比我厉害多了,还怕你不肯跟着我学呢。”

叶楠一身医术都是跟着母亲学习,从来没经过正规的学堂,所以从来都喜欢读书人,她能给人看病,却做不出总结。

要是许卿能跟着杜婉莹学,那肯定是更好:“我们都是家里随便学的,不能跟杜老师比,卿卿跟着你学习肯定更有前途。”

杜婉莹一开心,忍不住说了自己的身世:“我从小在京市长大,祖上一直都在太医院供职,我祖父和曾祖父曾是太医院院使,写了不少手札传下来,只是后来战乱加上其他原因,也就没留下什么。”

“唯一庆幸的是,我从小就背这些手札长大,那些手札上的药方,就像是印在我脑子里一样,我晚最近一直在想找个时间把这些药方誊抄下来,只是年纪大了,不愿意动,现在有卿卿在,正好可以帮我誊抄。”

许卿吓一跳,杜婉莹突然给予这么大的信任,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太医院院使留下的宫廷秘方,那随便卖卖就很多钱,就这么轻易的让她去誊抄,是不是太信任她了?

“杜老师,这些可都是秘密……”

杜婉莹笑着摆摆手:“不存在什么秘密不秘密,我和我爱人没有后代,也没有什么可以托付的亲戚,这些到最后被我们带进棺材里,不如记录下来留给后人。”

“我看你心思纯正所以信任你的,要是这些方子落到心思不正人手里,拿着去赚昧良心的钱,也不是我想看见的。”

许卿还想说什么,被杜婉莹按住手:“好了,不用说了,我看人还挺准的,最起码这么多年没有看走眼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