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辆车一前一后,右拐驶入小路,离开了被大火焚烧的石屋。

屋子里所有的可燃物,都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些被烧得通红,用来堆砌石屋的石头。

原本安静祥和的一处田园美景,变成了人间炼狱。

约莫半小时后,远方驶来一支长长的车队。

车队前后,分别由六辆黑色商务车压阵,开在最中央的,是一辆银白色的特定宾利。

这支车队原本只是远远路过,似乎察觉到石屋这边有些不对,停了一会儿后,转弯拐了过来。

等车停稳,商务车内下来几十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

他们恭敬守在汽车两旁,静等着宾利车内的主人下来。

宾利车门缓缓开启,下来一道瘦弱老迈的身影,赫然正是齐家的五毒长老之一,齐宫。

齐宫下车后,简单查看了下石屋的情况,沉着脸走回宾利旁,“少爷,这里是扎巴的家,已经被人烧毁。”

“里面的人不知去向,空气里都是血腥味,恐怕,扎巴全家,已经都惨遭不测。”

“哦——?”

齐威拉长尾音,这才从宾利车里下来。

立即,就有一名黑衣人搬来一张凳子,恭敬请他坐下。

在北方夏家时,齐威不过是个没落家族的长子,毫无地位可言。

甚至被夏明扼住脖子,都不敢有半点的不恭敬。

但是回到岭南后,他就是这片土地的天,拥有着绝对的无上权势!

齐威坐下后,皱眉看向被烧毁的石屋,“谁这么大胆,敢在我们齐家的地盘,做出这种恶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