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自持清高,桀骜自大,必然不能长久。”

“唯有我们齐家,隐忍为善,他日必能横扫四方,重登昔日巅峰!”

“重登?哼!”齐威不屑冷哼,“你以为,我稀罕那些老东西曾经打下的江山?”

“不,我要一步步壮大齐家,打造出新的版图,不管是北方夏家,还是西部秦家,东部海王岛,都要对我顶礼膜拜,臣服在我脚下!”

“对,还有中部的帝家!他们自视血统高贵,从来不肯与我们四家相提并论。”

“等我得势,必然要让帝家家主,亲自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鞋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

齐威越说越开心,似乎自己预想的一切,不日就将会实现。

齐宫跟着附和大笑,笑声里满是自得。

一旦齐威顺利上位,席卷八方,他这个五毒长老,将是齐家地位最崇高的人物!

“长老,长老,”天魁和天罡快步走回来,“我们已经仔细探查了石屋内部,里面已经被焚烧的精光,没有任何线索留下。”

“退下,没用的废物!”

齐宫正要发威,就看到天雄快速跑回来,“长老,长老不好了!”

“慌慌张张,不成气候!”齐宫劈头就骂,“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怕成这副鬼模样!”

天雄累得气喘吁吁,却不敢反驳齐宫的喝骂。

他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刚才看到的一幕,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

见天雄一个劲儿喘粗气,就是不回应自己,齐宫气得一巴掌扇了过去,“说啊!”

“是,”天雄被打懵,赶紧回答,“我们在溪水里,发现了一艘被凿穿了的小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