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几人转身走向石屋,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苏玉坤拽着苏文成,埋头从屋内跑出来。

“扑通!”

苏玉坤被马洪涛撞倒,吓得头也不敢抬,直接跪地求饶,“扎巴兄弟,你已经如愿杀了秦天,就放过我们父子吧!”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只求你网开一面。求你......”

“爸,”苏文成一把拽起苏玉坤,“你睁开眼睛看清楚,天哥还好好的站在你面前,死的是那个扎巴!”

“什么死的是扎巴,不可能!”苏玉坤摇头否认,壮胆抬头,正对上秦天黑沉的表情。

苏玉坤楞在当场,不对啊,刚才扎巴召集来那么多的毒蜂。

怎么秦天还活的好好吧?反而是扎巴死了呢?

这未免太不符合情理了!

“二叔,我还好端端活着,是不是没有合你的心意?”秦天嘲讽出声。

“是啊,你怎么可能还活着,那个扎巴才应该是最后的赢家才对啊!”

苏玉坤刚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

秦天可是他跑到龙园请回来的,老爷子还等着他去治病救命呢!

若是自己口无遮拦,得罪了秦天,谁来救得了怪病的苏北山?!

“不是,秦天,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苏玉坤人老猴精,连忙改口,“我就说嘛,邪恶是永远战胜不了正义的!”

“那个扎巴作恶多端,死了也是咎由自取!”

“而你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就连老天都不舍得看你出事。”

想来想去,他认为秦天能活到最后,完全是因为走了狗屎运。

“天哥,这人太无耻了,咱们走,不给他家里人治病,跟我上山见我爷爷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